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旅行家》杂志  

2012-01-04 22:4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印度尼西亚,

一个盛产香料,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的万岛之国;

一把随意撒落在赤道南北的翡翠;

一串镶嵌在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珍珠……。

那优美动人的民歌,民歌里迷人的梭罗河,还有那叫人勾魂摄魄的民间舞蹈,都向我发出了诱惑。于是,一个完整而明确的行动实施起来--巴里岛--日惹--雅加达。

 

巴里----最后的天堂 

雨幕笼罩下的正与邪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滂沱夜雨中,印尼加鲁达航空公司的飞机,把我们降落在巴里岛国际机场。“加鲁达”, 是一只印尼神鹰的大名,其地位相当于我们中国人心目中的龙.那只浑身羽毛象一把把利剑般张开,神气活现的加鲁达,会以各种形式——雕塑、工艺品、徽号,随时在你视线范围内出现。厚厚的雨幕和浓得化不开的夜色中,巴里显得深不可测。

        入境手续却出乎意料地简单。我们是当天夜里最后一个抵达的航班,当入境大厅只剩下我们这个团队时,等着下班关门的海关关员对我们一律宽大处理。
 
        走出小小的巴里岛国际机场,照例要经过那道“正邪之门”。 那是一道只有在印尼才会有的牌坊,它随处可见,精工细雕极有特色:牌坊仿佛被锋利的刀子从正中劈开两半,分别把守在路两旁。印尼人相信,要是有魔鬼经过它,必然会被这道一身正气的门夹住,永世不得超生。虽然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人,平生也没做过亏心事,可每回经过“正邪之门”,敬畏之情还是由心而生。
 

 诗之岛

    一夜大雨过后是晴朗的早晨。朝阳小心翼翼地揭起巴里的面纱,把含羞答答而又风情万种的巴里呈现在我们面前。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巴里岛位于印尼的主岛爪哇东面,远离首都雅加达。山虽不高皇帝却远,印尼历次动乱对她少有影响。在这个岛上生活的人,仿佛都游离于任何统治者之外,除了他们所敬奉的诸神。在这里,每个阶层都拥有其所属的寺庙和各自的祭祀活动。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遇上巴里人的祭神队伍,沿路的车辆行人都肃静回避,那怕是赶飞机,也得等待没商量。在巴里人的精神世界里,神主宰一切。至于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他们很少理会,心安理得地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岛上,过他们的日子。

    自从1960年开始有游客闯进巴里岛,便有人怀疑岛上的文化能否承受现代文明的冲击。有鉴于此,政府当局规定观光休闲区只能在岛的南端发展。这里除了是岛上的商业、文化中心和政府机构枢纽外,当然还有优美的海滨和琳琅满目的水上运动,豪华的度假酒店和喧闹的旅游购物区。但是政府规定新建的楼房不得高于四层楼。

    巴里岛上的居民忌讳房子盖得比椰子树高,因为椰树也有椰树的神灵,不得轻易冒犯。也有不信邪的。市中心有一幢外国人在巴里投资的酒店,楼高十层,显得鹤立鸡群。但数次大火的浩劫,仿佛是对敢于公然挑战神灵的惩罚。巴里岛对不相容于他们复杂保守的生活元素的拒绝,却幸运地拯救了自己灿烂的文化,使岛上所有的名胜都仍然保留了自己应有的样子,而没有被所谓的“现代文明”糟蹋得惨不忍睹。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我想,现代都市人理想中的世外桃源,不外乎就是象巴里岛这样子了。秀挺的椰子树,碧绿的梯田,茂盛的热带作物,生机盎然。蜿蜒的小路不断地绕过整齐安宁的村舍。椰子树掩映下,一幢幢风格独特的小房子香烟燎绕,庙里有屋,屋中有庙,你永远分不清哪是民居、哪是庙宇或是商店。

  巴里岛上永远都是夏天,永远都是农作物的生长季节,疏于耕耘,却总能收获。所以巴里岛的男人闲时会斗斗鸡,或者舒服地躺在椰子树下打个盹。有手艺的木雕匠人,则会用巴里岛盛产的上好木料,雕刻出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工艺品,叫人爱不释手。勤劳而又身怀绝技的巴里妇女,身披纱龙,头上顶着足有一个人高,叠成罗汉形的热带蔬果,袅袅娜娜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往神庙去侍奉他们认为无处不在,又至高无上的神,更是巴里岛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直看得人如痴如醉。

    我们的车子正沿着一条五彩鲜花簇拥的小路开往圣泉庙。那是巴里人为一道甘凉清冽的泉水而建的古老庙宇。据说这是雷神刺穿岩石流出来的不老泉,雷神拿这些从石头里迸出来的泉水,去救治中毒的手下军队,终于战胜了敌人。巴里人对这道圣泉顶礼膜拜,至今巴里人还深信圣泉水具有神奇的疗效。入庙接受圣泉洗礼,须系上黄色腰带以驱除邪魔。不方便的女士则明天请早。

    听着随队的印尼华侨燕妮小姐,一路上如数家珍地讲述巴里岛上奇特的风俗和民间传说,痴痴地看着窗外,发现自己已陶醉在巴里神话般的文化里。难怪著名的比利时画家靳.迈耶来到巴里岛就不走了,独居在幽静的海滨,甘愿穷毕生的心血来描绘巴里岛的秀色。人们用“诗之岛”、“最后的天堂”来形容巴里,一点儿也不过份。巴里远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度假胜地,她拥有自己神秘悠久独特的文化,是印度尼西亚群岛中众星捧月的明珠。

狮与剑舞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早就知道印尼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舞蹈和戏剧,自古以来就在巴里人的生活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每当月明之夜,巴里岛上劳动了一天的男男女女,都会聚集在沙滩上唱歌跳舞,很多著名的舞蹈节目就选自这些民间舞蹈。《狮与剑舞》是巴里戏剧舞蹈文化的精髓,她不是那种热热闹闹,看过即忘的舞蹈,而是展现出完整的巴里人的艺术、宗教、信仰和善恶感。

    在巴里岛的艺术表达形式里,善与恶,并不是光从外表的丑或美、强或弱来描述的。市中心一个广场上,巴里人用一组雪白的大型雕塑来歌颂传说中战胜天神的民族英雄。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按照人们的思维习惯,那高高在上手持利剑,怒目圆睁,威风凛凛地脚踏战马的,必定是英雄无疑。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那明显处于下风,正受到天神指斥,在奔驰的战车上顽强地弯弓搭箭的人才是主角。也许这样身处劣势尚能不畏强暴,战胜凶暴的天神的人,才更符合巴里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而在《狮与剑舞》里,代表善的势力的狮怪面目狰狞丑陋,而代表恶势力的黑寡妇却美艳动人。舞蹈动作时而慢如一座移动的雕塑,时而快如疾风暴雨,扣人心弦。宇宙间善恶的对立、抗衡与消长,通过巴里舞蹈家精确传神的舞蹈语言,表述得淋漓尽致。他们一举手一投足,甚至手指的每一个关节里都出戏,从容不迫而又轻松风趣,娓娓地向你讲述民间故事里的一段传奇。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音乐和舞蹈是世界通用的语言。余兴未尽的我下意识地往演出后台走去。一不留神差点与刚下台的“狮子”撞个满怀。冷不防与这庞然怪物狭路相逢,着实把我狠狠地吓了一大跳。幸亏遇上的是代表正义力量的怪兽,只见它比我还要意外和高兴,对着我张牙舞爪,又招手又跺脚。也正在到处猎奇的同伴没有让我失望,及时按下了快门。印尼版的“美女与野兽”宣告诞生。

 

 

 

 

 

火山魂

    与热情善良,很丑但很温柔的“狮子”依依惜别,车子翻越山区开上了通往岛北的公路。这一路上山势缓缓起伏,大地辽阔空旷,人烟稀落。景况与岛南的温婉妩媚已是不尽相同。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素有“巴里富士”之称的金塔马尼  (Kintamani) 火山,就躺卧在这一方苍凉壮美的土地上,山顶烟雾缭绕,山色随着阳光的明暗,幻变出深深浅浅的灰蓝。火山的忠实伴侣,平静如镜的巴多火山湖(Lake  Botur),象一块蓝得让人刻骨铬心的宝石,在苍翠的群山环抱中熠熠生辉。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山脚下星星点点地散布着村民们的房屋,与火山和巴多湖相依为命。外表静止沉默的火山,内心却有着躁动不安的灵魂,哪一天热血沸腾起来就会喷涌而出,毫不留情地吞噬掉这些把它奉若神明的人们和他们的家园。可他们却安于天命,认为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只要还剩一条根,他们都会无怨无悔地扎在火山坭里,世世代代与火山共存亡。

    巴多湖的对岸则居住着巴里的原住民,这些巴里岛的土著部落至今仍保留着天葬的习俗。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火山区,却有着如此原始神秘的生活方式,深受吸引的我这一次则只有隔湖轻叹了。

 

 

读海,一千遍也不厌倦

    一夜舒适的睡眠,也没能让我抵挡住印度洋巨浪的颠簸。胃里经过与浪涛同步的一阵翻江倒海后,游船终于在巴里岛外一个离岛的浅滩停住。那趟航程,感觉上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小舢板载着我们摇摇晃晃地登上岸,那个疏疏落落,掩映在遮天蔽日的椰子树下的小渔村,停泊在海湾的破旧渔船,还有那群渔家小孩,正迎面向我们扑过来。刚刚对现代文明打开大门的小渔岛,有着一种如梦初醒的惊觉,开始试探着以他们原始质朴的风俗民情招睐游客。他们为远来的客人穿上民族服装,为女宾客的云鬓插上鲜花,为游人表演传统的斗鸡。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斗鸡是这个远离一切的孤岛上,男人们唯一的娱乐。一场斗鸡可以令一个游手好闲的男人输掉一块田地。

    当然了,你还可以参加各种疯狂的水上活动。喜欢动感刺激的,可以让香蕉船牵着来个急转弯,狠狠地摔进海里打个滚。不爱凑热闹的,你就去漫游未被污染的海底世界好了。这一带的海域,据说是东南亚保护得较完好的海域之一,我们之所以“远涉重洋”来到这里,无非是为了海底七彩的珊瑚和斑斓的珊瑚鱼。一个人静静地遨游在无声的世界里,与生活在海底的另类生物亲近,感觉空前的奇妙。读海,一千遍也不厌倦。大自然还是厚待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岛的,尽管物质上她还不富裕。

    惬意的事情还有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尽情享用椰风海浪和湛蓝的天空。一路上,那群渔家小孩总是若即若离地尾随着我,羞涩的眼神掩饰不住对陌生人的好奇。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从兜里掏出一把糖果,一个年约四、五岁,肤色黝黑的大眼睛女孩大大方方地接了过来,并回报给我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正在为自己以物质换取友谊的小阴谋而得意,那群小孩已一涌而上,把糖果抢了个精光。小女孩不哭不闹,只是难过地跌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沙子里宣泄她的委屈。好懂事的渔家小姑娘,把我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凶凶地一把夺回糖果塞回她手上,小女孩立刻忘掉了悲伤,脸上又绽开了笑容。于是沙滩上便留下了我与小姑娘愉快的合影。童真的无邪可爱,没有国界,不分贫富与贵贱。

    回程虽是晴天丽日,风浪却依旧险恶。最要命的是,游船在大风大浪中抛了锚,停在了海中间,任凭印度洋的浪涛翻滚肆虐而毫无抵抗能力。不过这回我没有再龟缩在船舱里,而是走上甲板迎着风浪,从容面对狂怒的印度洋上下数米的颠簸。奇怪的是,天昏地暗的晕船却没有再来光顾我。甲板上一整团浓妆艳抹的韩国妇女,开始手舞足蹈地唱起民歌,用来麻痹她们的惊慌和恐惧。大约又过了一个世纪,游船终于在几声沉重的咆哮之后重新发动起来,若无其事地乘风破浪而去。梦一样的巴里岛又在视线之内出现,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实在是人生不可多得的体验。 

日落海神庙

    雨季的巴里大雨说来就来,说停即停,不会给你一点心理准备。来的时候酣畅淋漓,教人只想象巴里人那样,光着头赤着脚,施施然在雨中淋个痛快。而大雨前脚剐走,阳光随即而至,绝不拖泥带水。最好的心情是在雨过天晴的那一刻,世间万物被雨水冲刷得一尘不染,在阳光中折射出一团金黄,一团翠绿。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我们就是在这种心境中走近水天一色,一团碧蓝的印度洋边。印度教圣贤尼拉塔,为了保佑巴里岛上居民世代平安而创建的海神庙,雄锯在海岸外一块孤伶伶的巨岩上。夕阳下,巨浪狠狠拍打着悬崖,被绝壁击成碎片的浪花,把躲闪不及的我们淋了个浑身湿透,再让印度洋的晚风一吹,说不出的惬意。每当汹涌的海潮退去,人们便可以登上岩石,欣赏和朝拜海神庙。而岩石对岸,是观赏印度洋落日的最佳位置。如果你体验过夕阳从海神庙的双塔之间,徐徐地落入印度洋,那庄严的双塔,被落日最后的余晖镀上神圣的金光,你就会感悟到,日落日出,是天地间辉煌的主题。

    巴里岛,一个远离尘世,没有纷争,天地人神和睦相处的人间乐园。

 

日惹---- 打开的宝库 

散漫寻宝

叫一声“芝麻开门!”日惹就为你打开了她的宝库。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对于热爱古文化的游客来说,日惹无疑是一个丰富的宝藏。这个坐落于中爪哇巍峨的麦拉比火山  (Mount Merapi)南边的古都,是印尼的文化名城,曾有信奉印度教与佛教的国王交替入主。她吸引人的本钱,就是她的传统魅力,还有星罗棋布于变化多端的火山地形附近,那众多的出土或还沉睡在地下的文化遗址。

    在手工制品日益珍贵的今天,日惹是一方未被机器占领的净土。你若有雅兴,便可随时开始你的寻宝大行动。

    那天漫无目的地在日惹熙来攘往的汽车、三轮车和人潮中穿梭,便如获至宝地发现了那批皮影戏偶。日惹以其古老的皮影戏表演艺术而闻名遐迩,手绘的水牛皮革制品同样驰名。这些取材自印度史诗的人物,被戏偶的操纵者注入生命和灵魂,使人物故事跃然台上。每逢“保平安”祭典、婚礼或是割礼,表演会从晚上九点开始,一直演到东方破晓。

    接着在银器店里又有了惊喜,一件缕银的印尼苏拉威西人的船形屋模型,被我毫不犹豫地拥为已有,令正在抢购日惹驰名的银器首饰的太太小姐们为之侧目。其实令我如此动心的,并非是那银光闪闪的宝气,也不完全为那夺了天工的手艺,真正打动我的,是印尼27个省风格回异的民居风情。苏拉威西人草木结构的船形屋,两头高高翘起,为防止野兽袭击,整个船形屋体由底部的支架撑起在空中,流畅优美的线条,古老质朴的造型,用心良苦,过目难忘。

    还有日惹人用传统复杂的工艺染绘的巴迪布,是瓜哇文化的一种反映。细密柔软的质地,瑰丽丰富的图案,织成纱龙往姑娘们姣好的身段上一围,再漫不经心地打个结,鲜明的民族特色呼之欲出,轻易就勾起了我收藏的欲望。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具有二百多年历史的王宫,内部装修走的是十九世纪的欧洲路线,将意大利大理石、铸铁柱子、水晶吊灯,都融进了古典的爪哇背景。不过她依然有她的特色:实行终身制的王宫侍卫和宫女,依然在宫中服务,仿佛是王宫里一道活动的布景。他们虽然都已风烛残年,但仍然尽忠职守,仿佛在向人们宜示他们过去的一份荣耀。

  

普兰巴南,高贵的残缺

日惹具代表性的文化遗址首推印度教的普兰巴南寺庙群和佛教的婆罗浮屠佛塔。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普兰巴南寺庙群建于公元856年,由8栋高耸入云的塔形尖顶建筑组成,气魄雄伟。它是当地居民古时为供奉风、火、水神,亦即破坏神创造神保护神而建。印尼人供奉的神祗五花八门,后两位大神还好理解,但是破坏神是司什么职的?把专搞破坏的当神来供奉还是头一回见识。一路小跑追上燕妮问了个究竟,原来印尼人供奉它是为了安抚它,人们把它侍候得好好的,让它不再出来为祸人间。

   

       许多人认为普兰巴南寺是印尼最高贵典雅的古迹,整个庙群华丽壮观,雕刻丰富细致,天人、天兽的图画,取自古典的舞蹈和史诗,雕刻的姿态动作自由流畅,充满迷人的细部描绘。遗憾的是,普兰巴南象许多其它的古迹一样,经历了火山爆发后,一部分损毁没有得到修复,留下一份断壁残垣的缺陷美。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婆罗浮屠,怒放的曼陀罗

印尼人没有办法不为他们的婆罗浮屠佛塔而骄傲。“婆罗浮屠”,就是建在丘陵上的寺庙的意思。它大约建于公元778年,长宽各123米,高42米,动用了几十万名石材切割工、搬运工以及木匠,费时五十至七十年才建成,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遗址。可是在落成后的一百年里,伊斯兰教传入印度尼西亚,佛教徒怕这个伟大的建筑被毁掉,就让它入土为安了。我想像不出十九世纪初,当人们从茂盛的热带丛林中,把这座宏伟的佛塔清理出来,使沉睡在泥土和植物下四、五百年的世界八大奇迹之一重见天日时,会是什么心情。不幸的是,历经战乱、地震、火山爆发和宗教纷争等等天灾人祸,奄奄一息的婆罗浮屠,1973年才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助,开始了大规模的修复工程。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首先以虔诚的目光,远远地仰视这座巨大的有着古代中爪哇独特造型的佛塔。它是全部由一块块巨石垒起来,开放式露天的七层佛塔,下四层方,上三层圆。古人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指的就是佛塔,七级浮屠,大概已是佛塔的至高境界。如今婆罗浮屠已恢复元气,在夕阳下显得神秘而庄严。

    走近婆罗浮屠,巨大的石块上,层层围绕佛塔的一千四百六十框浮雕,逐渐地清晰起来。在古代印尼人的心目中,婆罗浮屠是宇宙的模型。一刀一凿,一砖一石,都体现出古印尼人对这个极乐世界丰富的想像力和领悟力。从空中往下看,婆罗浮屠呈现一个几何形的曼陀罗。从塔底开始拾级而上,不断穿越雕饰着蝎头的门牌楼和迂回的浮雕廊,按照提示从塔的东边开始,逐层欣赏古人类创造的文明,心中不禁一阵阵莫名的激动。那描写人类的欲望、人世间的百态,那讲述佛祖释迦牟尼修行证道,跻身成佛的生平,依然隐藏了我们这等凡夫俗子永远参不透的禅机。不过,你又何仿把它当作一件旷世的艺术珍品来把玩,作为一件世界级的珍贵文物来分享和赞叹。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婆罗浮屠的顶部三层是另一番天地。七十多个钟形的小塔分成三层,众星拱月般地环绕着巨钟形的塔顶,而每一个足有两三人高的小塔里都安奉着一尊姿态、手势各异的坐佛,但这些座坐佛只能透过钟塔的孔隙去仔细端详。传说若能伸手摸到其中一尊佛像的脚(女士)或手(男士),即表示你与佛有缘。然后许愿,再顺时针绕塔顶三圈,许下的愿望便可达成。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当我用现代人的手抚摸着千年前的佛像,就象触摸着一个久远的年代。这个庄严宁静的建筑使我忘掉了时间与空间。人类的历史象流水一样日夜不息,而人类创造出来的文明却永恒不朽。当荣幸地得知自己是“与佛有缘”之人时,许下的一个愿望是,但愿人类所有的宝贵文化遗产,都能有婆罗浮屠佛塔一般的幸运,受到全人类的爱护,千秋万代焕发异彩。

 

雅加达----星星的梦眼 

何妨给雅加达一个机会

初抵印尼首都雅加达那天,是雨季里少有的晴天。接团的司机本应没有借口迟到,可是却偏偏把我们晾在热带的骄阳下,眼巴巴地等了近一小时。尴尬的燕妮一脸无奈:这里是印度尼西亚。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如果是自助式的旅行,我的行程中可能没有雅加达,因为我原先认定她是一个没有个性的城市。

 雅加达,这个全世界第五大人口国的首都,其实有她浓厚的文化气息。新与旧,传统与现代交融;古老的民族建筑和新兴的高楼华厦交错林立;豪华轿车与黄包车各不相让;古朴典雅的博物馆和现代化的梦幻乐园相互衬托;既有集当代世界知名品牌于一处的现代化购物中心,也有小街小贩的市井风情。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值得推介的是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太太投资兴建的印尼缩影公园。从简陋破落的新几内亚草房,到风格独树一帜的苏拉威西船形屋,把印尼27个省份的风土人情、文化宗教及有代表性的建筑和特殊景物浓缩其中,是印尼文化的大观园。

    所以,何妨给雅加达一个机会。

 

 

 

 

浓浓芒果情

 如果有充裕的时间,不妨徒步沿着中国城,在窄巷交织中找到建于1650年,在雅加达70余座中国寺庙中,历史最悠久的仁德院。这里除了供奉许多佛教菩萨、道教神仙之外,还敬奉着古代巴达维亚(即今雅加达)受人尊祟而跻身神明的中国人。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在当今的印度尼西亚,华人已几乎主宰着它的经济命脉。在那些漂洋过海来此地谋生的第一代华侨的后代里,有我的远房亲戚Sarina,如今她自己也已经是老华侨了。此刻,在雅加达最豪华的凯悦酒店门口,印尼籍司机毕恭毕敬地把奔驰轿车稳稳停住,雍容华贵的老太太走下车,对我们笑脸相迎。“小姓吴,口天吴。”没想到在印尼土生土长的Sarina,会用这么文皱皱的语言来介绍自己。要知道在印尼,拥有经济实力的华人却没有政治地位,华人没有机会学习华语,甚至不能拥有自己的华语姓名。

    抢前一步,紧紧握住她伸过来的手,居然也文皱皱地来了一句:“幸会,幸会!”

    其实对于Sarina和她的家族,我应该说“久仰,久仰!”才比较恰切。她那一生传奇的父亲,祖籍福建漳州,幼时家贫,跟随叔父远赴南洋谋生。中华民族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民族,若干年后,她的父亲执印尼汽车运输业牛耳,一跃成为印尼华人首富。在他的全盛时期,垄断了整个爪哇岛的所有陆上运输业,无人可望其项背。前总统苏哈托的官邸,就是他所赠之物业。   

 如今,父亲的事业由儿孙承继,Sarina在雅加达安享晚年。除了在市区拥有豪宅,在郊区还拥有渡假别墅,从中国西安订购的巨型兵马俑和唐三彩,阵容整齐,列队把客人从园子里迎进客厅。Sarina让工人从园子里的树上,摘下一大串每个都有一斤多重的芒果,执意让我们带回中国。那串沉甸甸、黄澄澄、香喷喷的芒果,叫我们深深怀念,那是海外游子浓浓的乡情和亲情。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熟悉的印尼民歌《星星索》,在餐厅上空低回。举止优雅的Sarina目光透出迷茫:“印尼如果不排华,那她就是个天堂。”面对时发时止的排华骚乱,我们众多同胞却在这遥远的“爪哇国”里忍辱负重,义无反顾地在这里繁衍生息,我终于理解了他们对这一串珍珠,这一把翡翠既爱又怨的矛盾心情。

不能容纳、接受和尊重一个优秀民族,那她本身也不能成为优秀的民族。

迷失的印度尼西亚,何时才能拔开重重迷雾,安息下你动荡不安的灵魂,向世界重新展露你的风采?等那一天到来,我会再背起行囊,走遍你的山山水水,千岛万屿,去继续追寻你独特神秘的灿烂文化,去重访Sarina,去看看棱罗河……。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印尼 -- 一个关于天、地、人、神的传说         (发表于《旅行家》杂志) - 老小 - 四小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