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永远的左岸 (发表于香港《信报》)  

2013-01-04 16:4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塞纳河,将巴黎分成了左右两岸,也把一河两岸在文化上阵营分明地对垒起来:右岸创造繁华和财富,左岸寻求艺术与真理。右岸花钱,左岸用脑。        屏息静气地凝视镇馆之宝----梵高的《自画像》,我几乎没有勇气面对画家那愤世嫉俗的忧郁眼神,更为梵高既狂乱困苦,但又璀璨夺目的艺术人生扼腕叹息。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眺望左岸,遥看夕阳

       一条塞纳河,将巴黎分成了左右两岸,也把一河两岸在文化上阵营分明地对垒起来:右岸创造繁华和财富,左岸寻求艺术与真理。右岸花钱,左岸用脑。

重访巴黎,我不会再花时间在塞纳河上乘游船观光,那种经验,一次足矣。我也不再满足于坐在右岸的路边咖啡座消费浪漫,遥看夕阳。尽管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一次,我决定逃离这个从世界各地涌来最多游客的城市拥挤奢侈的右岸,去感受具浓厚人文艺术气质,沉静朴素的左岸。

  

奥赛博物馆的艺术盛宴

这个收藏了一代艺术大师的雕塑、绘画珍品的博物馆,与卢浮宫隔河相望,曾被誉为欧洲最美丽的博物馆。她本身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建筑及室内设计精品。来到巴黎,奥赛博物馆实在值得您跨过塞纳河往左岸,亲临享受这一艺术盛宴。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欧洲最美的博物馆----奥赛博物馆

1900年巴黎万国博览会开展前,由法国建筑师拉鲁(Victor Laloux)设计的富丽堂皇的奥赛火车站落成通车。当时一位名叫德塔伊的画家热情赞叹道:“这个车站多么像一个陈列艺术品的宫殿!”

39年后,设计精良的奥赛火车站被科技时代的发展所淘汰,闲置长达47年之久。

1973年,庞比度总统批准了将旧火车站改造为专门展示十九世纪艺术珍品的奥赛博物馆。改造工程采用了意大利女建筑师奥伦蒂(Gae Aulenti,已于2012年11月1日辞世)的设计。她将原火车站古典主义风格的外立面保留下来,火车站走道设计成为主要展区,两边各三层主要陈列绘画作品;豁然开朗的中庭用错落有致的雕塑艺术品作点缀,站在任何一个位置都能看到整个中庭空间形态的变化。由于这项设计展示了旧建筑所能创造的新价值,让奥伦蒂从此以擅长将老建筑更新改造,使其成为现代的博物馆而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奥赛博物馆由旧火车站改建,中庭为原奥赛火车站月台

 时隔80多年后的1986年12月1日,奥赛火车站华丽转身,成为一处以展示1848年至1914年间,连接古典与当代艺术的奥赛博物馆,与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殿堂卢浮宫、承载当代艺术的庞比度艺术中心并称“巴黎三大艺术宝库”。当年画家德塔伊的赞叹竟然成为现实。

进入这个收藏了一整代印象派大师经典作品的迷人所在,你何妨放慢脚步逐一细细品味,透过这些艺术家们的代表作,与大师们作心灵的对话。

从法国自然主义的先锋库尔贝开始,人们感到眼前一亮:画家的笔下不再一味是宗教、神话题材和矫揉造作的唯美浪漫,画布上开始出现当代生活的写实情景,令人耳目一新。正如所有开创先河的事物都逃脱不了的命运,这些画家当初也因此承受了卫道士们对其“离经叛道”、“不唯美”的指指点点。而正是因了这些指责和历练,让这一代自然主义和印象派大师们的作品脱颖而出,成为不朽。

画家库尔贝叫板世博会 成就现实主义不朽之作

库尔贝----《画家工作室》

我行我素的库尔贝有一句名言:“我不会画天使,因为我没有看过他们。”他认为艺术就应该呈现出社会的真实状况。奥赛博物馆的经典作品《画家工作室》,正是他描绘社会百态的缩影。

农家出身的米勒,是第一位以农村生活为画作主题的大师。在代表作《拾穗者》中,他将过去画家不屑于描绘的农妇跃升为表现的主角。她们劳动收获的美态,笼罩在金黄色的暖光中,简朴踏实的美感,让我的目光久久停留于其上。

米勒----《拾穗者》

被视为西洋绘画进入现代艺术分水岭的马奈(Edouard Manet)和印像派大师莫内(Claude Monet),各自有相同画名《草地上的午餐》的巨作在此展出。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莫内----《草地上的午餐》

 声称“要用苹果震撼整个巴黎”的塞尚----事实上他做到了并超越了:强烈的色块对比,创造出新颖简洁的画面。100年后,《苹果与橘子》以六千多万美元的天价拍卖成交,成为震撼了全世界的最昂贵的水果。

永远的左岸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塞尚----《苹果与橘子》

天才画家梵高以整整一个展厅的画作确立了他的崇高地位,他的生命历程在奥赛博物馆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梵高短短10年的艺术生涯,以这幅《教堂》划上了休止符。几个星期之后,梵高在麦田举枪自尽,结束了自己37岁年轻的生命。屏息静气地凝视镇馆之宝----梵高的《自画像》,我几乎没有勇气面对画家那愤世嫉俗的忧郁眼神,更为梵高如他的《星夜》一般狂乱困苦,但又璀璨夺目的艺术人生扼腕叹息。

在法国感受梵高---奥赛印象 - 老唐的弟弟小唐 - 老唐的弟弟~小唐

镇馆之宝----梵高《自画像》

在这里,更有莫内满腔激情献给国家的巨幅画作《蓝色睡莲》、雷诺阿的代表作《磨坊舞会》;雕塑大师罗丹的《地狱之门》……仰望这些从前只是在图片里欣赏过的珍品,更感觉到在艺术面前的谦卑。

莫奈:《蓝睡莲》

莫内----《蓝色睡莲》

博物馆餐厅的贵族享受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如果您在这样一间位于世界知名博物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馆内的餐厅门前却步的话,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您:您错过了一次愉快的用餐享受了。在欣赏过奥赛博物馆的艺术盛宴之后,你不必带着认为博物馆内的餐厅品尝不到美食的偏见,急着赶去别处觅食。奥赛博物馆餐厅是一个例外。在这样一个高贵典雅的餐厅里点上一份传统经典的法国大餐,再开一瓶上好的法国红酒,与三五知己把酒谈论艺术,俨然变身成十九世纪的贵族。您尽可以放轻松享受美食,不必担心账单:付账时您只需要付一般平民都付得起的价钱。

        这个镶金壁面精雕细琢,新艺术风格内部装潢的餐厅,是由昔日奥赛火车站酒店的节日大厅改建,华丽的水晶吊灯,衬托起天花板上绘于1900年的宫廷壁画。难怪1958年,戴高乐将军选择了在这个充满皇者气派的大厅里,宣布准备“担负起共和国的权力”。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奥塞博物馆咖啡厅

 

永远的左岸(上) (发表于香港《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