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柏林随记 《信报》  

2014-04-24 14: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长的一段旧柏林墙砖痕,像是烙印在这个城市中一道深深的伤疤,见证了柏林被分隔二十八年的荒诞岁月。透过这条城市的“伤疤”,我看见了柏林的清醒和反思----忘记过去,历史就会重演。  残存的柏林墙如今不但代表了涂鸦艺术的最高水平,更代表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最高境界。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兄弟之吻》

       我对德国的认知,是从她的首都—柏林开始。柏林从来都是一个不乏历史事件,充满动荡与激情的城市。而这个如今国际性的大都市给我的震撼,不单只是博物馆岛珍藏的那些曾经辉煌、但已经逝去的文明,还有曾经将这个城市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现在只剩下一小段的 “柏林墙”。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柏林博物館島

 

重建巍峨圣坛

在那遥远的东方,曾经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圣坛,如今却在西方的都会柏林重构它昔日的辉煌。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在柏林贝加蒙博物馆复原的贝加蒙圣坛台阶和回廊部分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貝加蒙聖壇局部

“在贝加蒙有一座巨大的大理石圣坛,并有着很多壮观雕塑,包括巨人和宙斯之间的战争。”这段文字是一位古罗马作者在他的《大事记》中流传下来的。寥寥几笔轻描淡写的记述,随着这座圣坛被掩埋在长满灌木丛和无花果树的废墟下,一并被人们遗忘了。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貝加蒙聖壇----祭壇

    1878年9月9日,贝加蒙圣坛残片的发现者卡尔·胡曼受柏林博物馆的委托,正式开始对位于土耳其西部的古希腊城市----贝加蒙古城进行发掘工作。随着大量浮雕残片在圣坛根基附近找到并整理出来,胡曼在发掘工作报告中写道:“我越是看这些出土文物,就会越激动。我们几乎找到了整个古希腊时代的建筑,这些伟大艺术建筑现在在我们的手中。”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貝加蒙聖壇浮雕帶的宙斯像

    当雅典娜的群雕从腐殖的泥层中重见天日时,发掘人员惊呼:“现在我们也拥有大理石群雕了!”他们确切地得知,贝加蒙圣坛的规模和艺术表现力,已经堪与当时所发现的最高质量的古希腊艺术精品媲美。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貝加蒙聖壇浮雕帶的雅典娜像

     1879年,胡曼已经有把握对贝加蒙圣坛的原始外观进行草图描绘,并开始着手 “解密”这个由发掘出来的两千多块碎块、97片关于巨人和宙斯之间战争的浮雕残片、还有众多露天雕塑、半身塑像、碑文等组成的古希腊庞大“系统”,理顺雕刻带和祭坛的建筑风格之间的相互关系,还要对数量庞大的、刻有众神名字的横脚线的原始顺序进行正确的排列,给每一块所属残片的人物对号命名……最后,把完整的圣坛运回柏林。这一系列漫长而繁重的工作成果,就是我们今天在柏林贝加蒙博物馆所看到的总长约120米的浮雕带,以及叹为观止的整座贝加蒙圣坛。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貝加蒙聖壇的雕塑群

        遗憾的是,胡曼没能亲眼看到贝加蒙博物馆的落成。1896年4月12日,卡尔.胡曼与世长辞。而贝加蒙博物馆(Pergamon Museum)1912年始建,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至1930年才落成。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柏林貝加蒙博物館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贝加蒙博物馆----东方文明在西方灿烂

 

走进“一千零一夜”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巴比伦遗迹的主要部分—伊斯塔门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贝加蒙博物馆所重现的,除了古希腊圣坛的废墟,更有大量已消失的亚述、苏美尔和古巴比伦留存下来的文物和遗址。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亞述國王的浴池   

 古亞述國王浮雕像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苏美尔人雕像

       相比起贝加蒙圣坛的残缺美,巴比伦遗迹的主要部分—伊斯塔门(Ishtar Gate),无论是完整度,结构的精巧性和极富波斯色彩的瑰丽浮华,都比缺头少脸的宙斯和雅典娜来得完美。若非亲眼目睹,难以置信消失了的巴比伦文明是如此灿烂。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巴比伦遗迹的主要部分—伊斯塔门

         伊斯塔门是一座蓝釉砖砌成的古城门,门的两面雕刻着对称的牛、龙、狮子等野兽的浮雕,它足足占据了博物馆两层的高度。穿过伊斯塔门就是巴比伦王国的主要大街----仪仗大道,它是巴比伦王国庆典和宗教活动的必经之路。路两侧内城墙的彩色玻璃墙面上,各有一行首尾相随,形似狮子的瑞兽,传说是巴比伦的保护神。一路走来,那极富波斯风格的奇珍异兽浮雕艺术,奢恀的贵族宝蓝色,使人仿佛游走在神秘夜色中的波斯王国,沉醉在“一千零一夜”的迷离故事中。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儀仗大道路兩側內城牆的瑞獸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復原後一幅完整的“儀仗大道”彩色玻璃牆

 难以想象早在1901年,德国人就将这样一整座庞大的宝物从巴格达硬生生地拆卸分割下来,再跨越半个地球从遥远的伊拉克搬运回柏林,将其在贝加蒙博物馆复原重现。1978年,可怜的巴格达只好在原址复制了一个新的、粗糙的伊斯塔门。不由人心生慨叹:在伊拉克这样一个战乱频仍民不聊生,国宝级的文物屡遭灭顶之灾的国家,伊斯塔门这样的“归宿”到底算是福是祸?这恐怕已经是一笔算不清楚的糊涂账。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只有这张照片比较完整地诠释了“仪仗大道”,无奈被某人“喧宾夺主”了

消失的柏林围墙

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下午4点,当时东德政府的国家元首Walter Ulbricht,悄然签署了关闭东西柏林边界的命令。第二天深夜,当大部分柏林人还在沉睡,那道将柏林分隔开、由水泥和尖锐铁丝网垒成的墙,也在由东德政府派出的军队、警察开始搭建。一夜之间,柏林墙不但隔开了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成千上万的家庭和友人也被这道铁幕阻隔,被迫分居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全长161公里,高4米的柏林墙,将西柏林严密包围,使之成为一座悬在东德境内的孤岛。围墙的293个瞭望塔由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东西柏林开始了互相对立、剑拔弩张的漫长岁月。从此,柏林墙成为“冷战”的代名词,白色恐惧的象征。

  1989年11月9日,伴随着柏林墙被打开一道缺口,人们潮水般涌向勃兰登堡门,登上那段最厚的柏林墙欢呼自由的到来,长达28年的分隔宣告结束。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勃兰登堡门

在柏林围墙被推倒的二十多年后,我所看见的是一段保留在施普雷河边约1.3公里长的旧城墙。城墙后的河岸,那曾经是不可逾越,否则即被当场射杀的“死亡地带”,如今开满了酒吧和咖啡馆,当年的白色恐惧已成为人们品咖啡之余和酒酣耳热后的谈资。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一段残存的柏林围墙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施普雷河

现在被称为“东区画廊”的墙面上,留下了117名来自21个国家的艺术家的涂鸦,成为世界涂鸦艺术家趋之若鹜的地方。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莫斯科艺术家迪米特里·弗鲁贝尔创作的《兄弟之吻》了。画面上,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夸张地亲吻民主德国战友埃里希·昂纳克。残存的柏林墙如今不但代表了涂鸦艺术的最高水平,更代表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最高境界。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兄弟之吻》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残存的柏林墙变成涂鸦艺术者大显身手的画布

 勃兰登堡门后面的马路上,触目惊心地保留了长长一段旧柏林墙的砖痕,像是烙印在这个城市中一道深深的伤疤,见证了柏林被分隔二十八年的荒诞岁月。透过这条城市的“伤疤”,我看见了柏林的清醒和反思----忘记过去,历史就会重演。

 用于禁锢和封锁的柏林围墙被推倒,也无异于是自由和文明的复活。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柏林的“伤疤”----马路上旧柏林墙的砖痕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柏林國會大廈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走进“一千零一夜”的迷离故事中

复活失落的文明--柏林随记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