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2013-06-03 11:4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大千世界之中,每个国家都有她的天之涯、海之角。从墨尔本飞到塔斯曼尼亚岛,只需约一小时。在这个远离尘世的澳洲“天涯海角”,天是那么高,云是那样深,海那么蓝,树那么绿,美食那样诱人……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情不自禁全身心地投进她的怀抱,尽情去享受生命,去赞叹大自然。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塔斯曼尼亚蔚蓝色的海岸 

 

  树顶空中走道--无限风光在险处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在塔斯曼尼亚岛的南部森林,生长着世界上最高的树

        从塔省首府荷伯特(Hobart)往南驱车约90分钟,就可登上架设于世界上最高的树顶之上的塔胡恩空中走道(Tahune Forest Air Walk)。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该怎样形容在一大群热情的蜜蜂簇拥之下,在参天林海的顶端上漫步的惬意?只觉得行走在天地之间,清风吹来,人仿似在天地之间悬浮着,心却已经先飘了起来。你也不妨鼓起勇气,尝试一步一惊心地踏着有如跳水弹板一样上下晃动的拉索吊桥,站在“T”字形悬空伸出去50米远的末端,发觉眼前是令人窒息的美景:奔腾的胡恩河与比顿河在你的脚底下48米处汇合,湍急的河水激起细碎的浪花,两岸的森林莽莽苍苍,一直延伸到天边……这才领略到“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真谛。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从空中下到森林的底部,若然还是意犹未尽,您大可继续沿着河岸密林中的小路往前健行,偶尔还会从锯开的两截大树之间穿过。40分钟后,你又将面临考验:必须战战惊惊地从横跨河面,长长的摇摆铁索桥返回终点。除了原路折返之外,你没有别的选择。更不建议您游泳横渡过对岸,河水湍急,不值得用生命来冒险。最重要的是,你会因此错过另一次无限风光在险处的宝贵体验。对于像笔者这样天生对摇摆吊桥情有独钟之人,除了那群一路上对我不离不弃的蜜蜂,曾经一度让我产生跳进河里摆脱它们的念头以外,实在非常享受在桥上摇晃着欣赏森林河流,成为这幅如诗风景的画中人。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从摇摆吊桥上看到的森林与河流

 
殿堂级鲜蚝--美食无分国界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在人口稀少、游客也不算拥挤的塔斯曼尼亚,这样的情景应算夸张:傍晚6时多,位于荷伯特港口的Mures海鲜餐厅(右图),下层等餐位的食客在大排长龙。见势不妙转到楼上雅座,安排给我们的入座时间居然是两个多小时后,近乎“午夜场”的晚上9时多。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但是,当作为头盘的塔省殿堂级美食—鲜蚝甫一亮相,你就会认同:好东西值得等待。这款来自塔省Barilla Bay,外形小巧的鲜蚝,是塔省最名贵的蚝种之一(左图)。品尝过塔省口感和鲜味都满分的蚝,其他产地的基本上已不放在眼内。自此以后,鲜蚝成为我们在塔省余下每顿饭的必点之物,连早餐都不放过它们。

Mures餐厅拥有自己的专用捕捞船“Diana”号,除了供应Mures的每天所需,余下的渔获还会在每天的8:00~15:00点在码头出售。这也是他们一直坚持为食客提供最新鲜的食材的诚意。Mures在塔斯曼尼亚这样纯净无污染的海域中捕捞的海鲜,只会作简单的调理。美妙的体验告诉我们:只要保留食物的原质原味就好,任何过份的烹调,都是对食物的不敬。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Mures餐廳簡單調理的香草汁紅鯛魚


囚徒的前世今生--不可不信“缘”

塔斯曼尼亚的阿瑟港遗址(Port Arthur Historic Site),是澳大利亚移民历史画卷中重要的一部分。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这样一个风景如画的港湾半岛(上图),在1833年到1877年间作为囚犯的流放地,是一个“将流氓恶棍改造成老实人”的机器。它远不仅仅是一座监狱,而是一个完整的小区(下图):当年这里住有监狱管理人员和原住民,囚犯们在农场和工厂劳作,生产各种各样的资源和材料。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探访阿瑟港,你会“被”玩一个神秘的游戏:参观的门票中,夹带有一张随机抽出的扑克牌。游客“出狱”前,凭手上的纸牌对号入座寻找各自的“前世”,即可知道对应的犯人当年犯的什么罪,判了几年刑。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正当我们在为各自手上拿着的纸牌,都同样是被判了“七年之痒”而惊讶时,从“重囚室”传来一对夫妻的惊呼。笔者这两位同是姓李的男女同学,居然在同一个囚室找到自己的“前世”(右图):一个是当年偷窃纺锤的屡犯,另一位因偷了区区7英镑,但却逃跑加上拒捕,两人均被重判无期徒刑,发落到阿瑟港的同一个囚室。巧合的是,李姓夫妻当年也各自手拿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的录取通知书走到了一起,毕业后一同赴澳,从此在南太平洋的彼岸落地生根。原来命运一早就判决了他们“今生”会一起被“流放”到澳洲,并且被判定了婚姻的“无期徒刑”。“缘份”这个东西,有时真的很“玄”。

乘风破浪--海豚护航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当得知载我们去“巡视”海岸线(Tasman Island Cruises)的是一艘快艇,而不是想象中悠哉游哉的浪漫大游船时,男士们目瞪口呆,女士们花容失色。掌舵的帅哥(右图)和美女船员发给各位的见面礼,竟然是每人一件救生衣和两颗晕船药。来不及后悔,帅哥已经将船来了一个飞快的急转弯,快艇像是脱弦的箭,离岸朝大海冲了出去。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靠近悬崖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然后每当靠近悬崖、观赏奇景(右图)、“偷窥”海狮企鹅、追逐海鹰……,掌舵的帅哥都会故伎重演,“耍帅”来一个让船身倾侧45度以上的急刹车把船停住。时值澳洲的炎夏季节,但是浑身湿透的我们虽然穿着冬衣,还是不敌刺骨的寒意。就这样在塔省海阔天空的海岸线上,绕过澳洲最南面的海角,任狂风巨浪足足摔打了三个多小时。兴奋、刺激、惊喜加上恐惧,交织出一次毕生难忘的体验。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晒太阳的海狮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塔省海岸奇觀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风急浪高之中,海岸到底在哪里?何时才是尽头?请不要轻易绝望,奇迹往往会在最无望时出现,而且事先没有一点儿预兆----船舷边出现了一大群为我们“护航”的海豚(右图)!它们与我们是如此亲近,几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它们。放眼望去,没有比这个更浪漫壮观的场景了:这群足足有两百多只的海豚(帅哥掌舵形容这非常罕见),将渐暗的整个海面点染得银光闪闪。它们欢腾跳跃着,此起彼伏,在波浪中翻滚嬉戏,浩浩荡荡地伴随着我们乘风破浪地归航。此时此刻方才领悟到,今天经历的所有“苦难”,都将变成美好回忆。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嬉戲的海豚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澳洲最南邊的天涯海角

塔斯曼尼亚就是要这样玩。走过澳洲的天涯海角,今生无悔。

 

走过塔斯曼尼亚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