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2013-05-07 15:0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是被唐诗宋词浸润过的城市,她的每一场风花雪月,每一处亭台楼阁,每一弯小桥春水,都被历代文人所赞颂。 盛唐春夜,诗人张若虚伫立在滚滚长江的江潮边,心潮随之澎湃,吟颂出“春江花月夜”的壮丽诗篇。全诗借景抒情,感怀人生,读之让人回肠荡气,哀而不伤。江南用漫天的春色来拥抱我,令我有如置身天堂。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为了唐朝诗人李白的千古丽句“烟花三月下扬州”,我在这个江南多事的阳春三月,独自走过港人闻之色变的 “疫区”。扬州的三月桃红柳绿,春光正好。江南用漫天的春色来拥抱我,令我早已忘却身处疫区,反倒觉得有如置身天堂。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春风又绿瘦西湖  杨花如雪琼如玉

        但是真的不敢相信,三月的瘦西湖美艳得如此动人。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严格说来,瘦西湖并不算是一个“湖”,而是由几条水系汇入大运河的一段迂回曲折的自然河道,有如窈窕淑女的小蛮腰,天生丽质。她的“瘦”,是相对于杭州西湖而言。正如现代淑女所追求的“瘦就是美”,瘦西湖因了她的“瘦”而美得更精致,更浓艳,任何一个角度都可入画,完全没有多余的累赘。正是因了“瘦”,让瘦西湖有回异于杭州西湖的神韵。她只是用了一湾碧绿如蓝的春水,两岸千树万树争相怒放的繁花,三几个恰在妙处的小桥亭台楼阁,再就是飘着柳絮吐着新绿的杨柳,轻易就印证了诗人的咏叹:请务必要在“烟花三月”来扬州,哪怕你之前在“不对”的季节来过。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在瘦西湖三月的满园春色中,有两个你其他月份来不会有的景致: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千树万树繁花开

漫天“杨花”—柳絮,随风轻舞在三月明丽的春色中。在李白的千古丽句中,“烟花”虽可以被理解为“烟雨迷蒙的浓艳春色”,但扬州人却认为“烟花”是比喻只有在三月才会漫天飘飞的柳花。但随便诸君如何解读,都同样浪漫。而我更愿意把“烟花”解读成:“轻慢的柳絮飘飞在三月烟雨迷漫的浓艳春色之中”--以上两种浪漫的迭加。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琼花----“维扬一支花,四海无同类”        

       在烟花三月,你会在瘦西湖与扬州市花--琼花相遇。琼花每盏花盘由八朵洁白无暇的小花,众星拱月般环绕着花蕊,仿如一个洁白的雕花玉盘,结构造型叫人叹为观止。“维扬一支花,四海无同类”。阳春三月,正是琼花短暂的花期中,绽放得最热烈之时。其实也有同是纯白的木绣球与琼花同园争妍,乍看之下同样惊艳。但惊艳过后,把自己沉淀下来再细细比较反复思量,琼花终是以她冰清玉洁的品相,珍稀高贵的姿态,把满园的万紫千红都比了下去。


维扬古韵今犹在  东关街上话当年

 相比起文雅浪漫的“烟花三月下扬州”,古语“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则更像是出自暴发户的霸气庸俗之言。但是这座昔日江南最繁华的名都,的确曾经是个纸醉金迷、穷奢极侈的销金窝。虽然当年的莺歌燕舞、醉生梦死早已湮没在岁月的尘土中,但骨子里的唐宋遗韵却挥之不去。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早起,闲荡到御码头(左图),在古运河旁喝个扬州式的早茶,探究一下扬州人历史悠久的“皮包水”文化。扬州人早茶的历史和讲究程度,与粤人不惶多让。扬州人自会告诉你早茶吃什么是最传统和最正宗:皮薄汁鲜的各款灌汤包是必点之物。所谓的“皮包水”文化,精髓就在于喝进你肚子里的茶和包子里的那一口鲜汤。如果你也是选择了古运河边的 “冶春”茶楼,建议你落座在水边回廊的“水绘阁”,先点上一款春天新采的“绿杨春”茶慢慢地品着。他家的蟹粉汤包还附带一支小吸管,你可以优雅地吸完了美味汤汁后再享用包子,回避了咬开包子时被汤汁溅了一身的狼狈。还有其他出名的早点如煮干丝、蒸饺、五丁(猪肉、鸡、海参、虾仁、笋丁)包子等,也悉随尊便。喝过茶、享用完扬州人引以为傲的灌汤包后,你就算是已经领略过他们的“皮包水”文化了。至于扬州人代代相传的洗浴“水包皮”文化,恕笔者由于个人自身原因无福消受,留待诸位以后自己去亲自体验。

自西向东走过横贯整个扬州古城区的东关老街,就有如扬州的“清明上河图”,一幅千百年来维扬古韵的风情画徐徐为你展开。(维扬--扬州的发源地)。        

        傍晚,闲闲漫步中,一阵异香仿佛来自遥远的古代,人整个就像是被勾了魂摄了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身处开业于1830年的“谢馥春香粉店”,原来这里售卖的是古代美人们用于装扮自己的“胭脂水粉”,那扑鼻奇香来自镇店之宝—共五种不同花香味的“鸭蛋香粉”。都说扬州美女风情万种,孰料更有如此恩物为其添香。本以为昔日的胭脂红粉已然灰飞烟灭,却在东关古街熠熠生辉。不由分说,每款数件卷带而去,为自己,也给母亲及众姐妹们怀旧添妆,一个个打造成“古典美人”去也。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五种花香----鸭蛋香粉 

在东关街的心脏地带,有清代盐商的豪园—“个园”,以及晚清悍将李长乐故居改建的“长乐客栈”隔街对峙。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个园之“秋”景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清代的扬州盐商富甲一方。嘉庆年间,两淮盐业总商黄至筠,取自己名字中的“筠”--“竹”字头的一半,以及“月映竹成千个字”的意境,将自家园林命名为“个园”,以此来凸显为人应有的虚心向上的高风亮节。个园以“竹”为灵魂,将一年四季的不同风骨融入园景,的确匠心独运。其造型布局以及艺术品味,丝毫不在苏州名园之下。

 

                个园的灵魂----竹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个园----中国园林最长的长廊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晚清悍将李长乐故居

 走出个园的后门,跨过对门古宅高得有点夸张的门槛,就是笔者在扬州的下榻之处--“长乐客栈”。与闹市东关街只一墙之隔,里头却是另一番天地。这位为朝廷出生入死,屡立战功的悍将的居所,雕栏玉砌,亭台楼阁,园中池塘天鹅游弋,鸳鸯戏水。笔者下榻的两房一厅独立大院,所有陈设清一色仿古布置,背景音乐是幽幽的古琴曲《春江花月夜》,隐隐约约,整晚在春夜中低回,勾起了多少离愁别绪,道尽无数人间悲欢,不由人大发思古之幽情。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长乐客栈

千年一叹瓜洲渡  绝唱春江花月夜

扬州是一个被唐诗宋词浸润过的城市,她的每一场风花雪月,每一处亭台楼阁,每一弯小桥春水,都被历代文人墨客所赞颂。 

一千多年前盛唐某个春天的月圆之夜,扬州诗人张若虚伫立在滚滚长江的江潮边,心潮也随之澎湃,吟颂出“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壮丽诗篇。全诗借景抒情,感怀人生,读之让人回肠荡气,哀而不伤。在众如繁星的唐诗中,张若虚流传至今的诗词只有两首,而这首《春江花月夜》被誉为“孤篇盖全唐”的千古绝唱。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江天一色无纤尘----《春江花月夜》诗意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江流宛转绕芳甸----《春江花月夜》诗意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白云一片去悠悠----《春江花月夜》诗意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落花摇情满江树----《春江花月夜》诗意

一千多年后的这天,我寻访到无数诗人曾经吟唱于此的千年古镇瓜州渡口,缅怀诗人们笔下的昔日情怀: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白居易《长相思》。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王安石《泊船瓜洲》。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春风又绿江南岸

“楼船雪夜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陆游《书愤》。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千年瓜洲古渡,更是唐代高僧鉴真从这里起航东渡日本,民间传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地方。但歌咏了千年的古瓜洲渡早已在道光年间全部坍塌进长江,只剩遗址(左图),如今人迹旱至,芳草凄凄。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只有为纪念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而建的“沉箱亭”(右图),静静立于古渡的江边,碑文上记述着杜十娘投江的凄婉往事。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登上建于小山坡上,掩没在密林中的观潮亭(左图),伫立凭吊逝去的瓜洲古渡。极目远眺,《春江花月夜》中描述的沙洲芳甸依稀可辨,惟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白云一片去悠悠。”

 

 

 

 

 

 

平常的日子来,扬州只是凡间,烟花三月来,却是天堂。

 

烟花三月上扬州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