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小的博客

纵情山水 讴歌生活

 
 
 

日志

 
 

梦回海德堡 《信报》  

2013-11-07 11:3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之路,我也已长久地仰慕着你。你是一条穿过人类历史的小径,见证了人类在思考中进步的历程。文豪巨匠们曾相继“诗意”地漫步于此,站在哲学的高度思考“to be or not to be”, 孕育启迪人类灵魂的伟大思想,用最智慧的头脑寻找“解读世界之符咒”。你今天哲学了吗?我已把心遗留在海德堡。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海德堡,这个依山傍水的德国城市常让我牵挂。重返故地,山林依旧苍翠,街巷仍然古朴。蜿蜒的内卡河静静流淌,阿尔特桥上,智慧女神雅典娜塑像凝望远方,默默守护这座无数人继歌德之后将心遗落的城市。

                                                  “偷心”之城
        “我已长久地爱着你……”,如此深情的表白,并非献给情人,而是德国浪漫主义时代著名的哲学诗人赫尔德林(Holderlin),在《海德堡颂歌》的第一句,就这样倾诉对“母亲”海德堡的情感。在这位“诗人中的诗人”笔下, 海德堡的森林、河流、田野、山谷;蓝天、太阳、星星、月亮……,都散发出亲切迷人的景象,最具田园之美。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蓝天、  森林、河流、田野、山谷……都散发出亲切迷人的景象,最具田园之美

传说属于海德堡的情事很多,亲临其境,你就会对此深信不疑。在这样一个风过林梢夜莺啼唱,连河水里都流淌着诗歌的地方,心被偷走也属正常。一连串在海德堡遭遇“偷心”的大师:雨果、马克吐温、赫尔德林……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中,要数歌德陷得最深不能自拔。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河水里都流淌着诗歌

如果将歌德“把心遗留在海德堡”想象成一幕戏剧,那么美得让人窒息的海德堡只是一个让故事发生的场景,女主角玛丽安娜才是真正的偷心之人。1814年秋天,年轻貌美,能唱歌写诗,会弹奏吉他的玛丽安娜挽着银行家丈夫的手,在海德堡举行的画展上与歌德相遇,气质高雅的玛丽安娜就这样走进老年歌德的生命。在两情相悦的热烈爱恋中,歌德激情焕发,诗意泉涌;而玛丽安娜在爱情激发之下,竟也能写出堪与歌德媲美的诗篇。当爱已成往事,歌德的心遗落在海德堡如画的风景中。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却有辉煌的结局:他们的诗作共同收录在歌德的诗集《苏莱卡卷》,与其他同时期的“玛丽安娜组诗”,成为歌德晚年最具影响力的作品。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偷心”之城海德堡

 德式幽默

以做事严谨刻板著称的德国人,有时也会冷不防地幽你一默。属猴和属鼠的朋友,都会在内卡河边遇到同类。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相信到过海德堡的人都见过这只长相滑稽,样子更像猫的猴子雕像(上图)当年阿尔特桥头经常有猴子向到访海德堡的客人打招呼,17世纪的一位诗人见状写了一首诗调侃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你没有见过老猕猴?你在海德堡四处转转,肯定会看到我的同类”。一位雕塑家受此诗启发,在桥头塑造了一只手拿镜子的铜猴,并将此诗镌刻在铜猴旁的牌子上。铜猴手上的镜子,是让过往的行人照照自己的模样与老猕猴有什么异同。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铜鼠与“猴诗”

 铜猴的邻居,一大一小两只铜塑小老鼠正趴在河堤上,它们的尾巴纠缠在一起,栩栩如生。大的那只身体也只有两个一欧元硬币大小。当年它们住在河堤下,每遇洪水暴发之前,便成群结队去“逃荒”,给市民们准确的洪水预示,是保护海德堡的小功臣。

寻幽探胜

对于初遇海德堡的人来说,古堡、教堂、学生监狱等等名胜无疑是必游之地。重游海德堡的我,光阴就可以奢侈地随意挥霍了。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从俾斯麦广场仰望海德堡城堡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一头扎进老城区的古街小巷(左图)寻幽探胜。中午时分,在众多各有风情的小餐馆中,这家有露天花园,还有现场音乐演奏的餐厅,是我进去坐下来的唯一理由。扫视餐牌之时,现场乐手正在演奏舒伯特的《鳟鱼》,于是午餐吃什么就不难决定了。但即便是如此随意的决定,食物还是有惊喜:到底是谁让你们相信德国食物只有肘子和香肠可以选择的?这种生活在丘陵地区冰冷清澈的小溪里的鳟鱼,在度过它们的初生阶段后,每年只生长一公分。鳟鱼一直是德国人餐桌上一道富有本国风情的菜肴。那个愉快的中午,有美妙的音乐助兴,再开了一瓶当地产的白葡萄酒,差点将“意识”遗失在了海德堡。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老小在海德堡的午餐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除了肘子和香肠,德国人也很喜欢鱼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有现场音乐演奏的餐厅露天花园

        海德堡的午后,最适合歪在俾斯麦广场的露天咖啡座发呆,趁欧洲灰暗阴冷的冬天来临之前,好好享受明媚的阳光。微醺之中,一阵手摇风琴的音乐声自远而近“走”来。张开眼睛,广场上出现一位慈祥的长者和他的手摇风琴小推车。请同行的张先生翻译一下风琴木箱上的德文,大意是:“宁愿摇风琴也不去领失业救济金。我要让这旋律响彻整个山谷,带给大家欢乐”。老人家以乐天的笑容,摇响欢快的乐曲,自食其力,没有自卑。由此反思这个荣辱交织、饱受争议的民族,至少眼前这位长者让我尊敬。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宁愿摇风琴带给大家欢乐,也不去领失业救济金
 

哲学之路

一条古朴的阿尔特桥(下图),将内卡河两岸如画的风景连接起来,走在桥上,仿如从内卡河的粼粼波光上趟过。老城对岸小山坡上,就是“欧洲最美的散步道”哲学小路。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哲学之路,我也已长久地仰慕着你。今天我终于踏着无数诗人哲人的足迹,沿着这条鸟语花香的小路,解读他们在此“失心”的缘由。攀登“哲学之路”当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浪漫主义文学哲学毕竟唯美虚空,凡夫俗女如我,在吃力地爬上哲学的小山坡那一刻,只愿意停止一切思考,像个傻傻的对海德堡倾慕已久的小fans,居高临下地抢拍对岸在河流和古桥衬托下,夕照中更具美感的海德堡老城。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鸟语花香的哲学路

山下这条日夜流淌的内卡河就是浪漫的“诗人音乐家”舒曼创作灵感的源泉?

对岸远处小山岗上的残缺城堡,无疑就是马克·吐温盛赞“残破而不失王者之气,如同暴风雨中的李尔王”的海德堡古堡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从哲学路居高临下地拍摄海德堡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刚才走过的两壁常春藤缠绕,地上青石板铺路,曲径通幽的“蛇道”(上图),莫非就是歌德和玛丽安娜携手漫步、深情相拥之处?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哲学路之“蛇道”

    但不容置疑的是:这是一条穿过人类历史的小径,见证了人类在思考中进步的历程。歌德、席勒、黑格尔、赫尔德林、艾兴多夫……,文豪巨匠们曾相继“诗意”地漫步于此,站在哲学的高度思考“to be or not to be”, 孕育启迪人类灵魂的伟大思想,用最智慧的头脑寻找“解读世界之符咒”。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詩人艾興多夫紀念碑,上書:“站到哲學的高度,你就會找到解讀世界之‘符咒’!”

       日落内卡河,夜幕降临海德堡。从阿尔特桥回顾半山坡上若隐若现的哲学路,脑中还在回想路边那只雕塑大手掌上的问题:“你今天哲学了吗” ?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哲學路之“哲學家小花園”,無數大師曾“詩意”地漫步於此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梦回海德堡    《信报》 - 老小 - 老小的博客

我把心遗留在海德堡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